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多盈娱乐注册 > 多道程序 >

传统创新拒绝同质化 “设计魔法师”驻地南京寻觅非遗

归档日期:05-20       文本归类:多道程序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自2016年起,“手艺创承,非遗复兴——国际设计师南京驻地计划”在南京扎根,邀请不同领域的设计师与南京非遗传承人合作创造传统与创新并具的新设计。2018年,第十四届南京名城会宣布,驻地计划第二季正式启动。克里斯托夫是驻地计划第二季的国际设计大师之一,12月9日,他首次踏上江南沃土,感受折扇、云锦、金箔、灯彩等南京古老手工技艺的独特魅力。

  “南京,或许是棕色的。”受邀来宁参加驻地计划的克里斯托夫布拉赫(Christoph Brach)这样描述这座城市。

  自2016年起,南京市委外宣办与国内公益组织“稀捍行动”联合发起的“手艺创承,非遗复兴国际设计师南京驻地计划”在南京扎根,邀请不同领域的设计师与南京非遗传承人合作创造传统与创新并具的新设计。2018年,第十四届南京名城会宣布,驻地计划第二季正式启动。

  克里斯托夫是驻地计划第二季的国际设计大师之一,出生于德国,毕业于荷兰埃因霍温设计学院,2008年创立原色(Raw Color)设计工作室,现任荷兰埃因霍温设计学院人类和活动系(Man & Activity)导师,被称为“重新定义色彩概念的设计魔法师”。12月9日,他首次踏上江南沃土,感受折扇、云锦、金箔、灯彩等南京古老手工技艺的独特魅力。

  探寻非遗之行在金陵折扇工艺研究所正式启程。折扇作为文人雅客、达官显贵的随身之物,被视作中国文化传统的标识之一,其中金陵折扇,从明代起便“自内传出,遂遍天下”,在今天看来,六百余年金陵折扇的历史,如一捻扇底凉风,穿越时空长廊,落在深冬古都的梧桐枝头。

  跟随非遗传承人倪世金,克里斯托夫体验造型、打磨、雕刻等制扇环节。上百次的重复动作,砂纸由粗换细,在他的细心磋磨下,扇骨表面才逐渐显现出润如玉的光泽,然而,这只不过是完整流程中的寥寥几步。

  扇面采用上乘的宣纸,扇骨材料选用优质的竹子,雕刻也出自名家之手金陵折扇的每一道工序都追求完美。“金陵折扇的特点是,细观扇骨,白如玉石,光如镜面。”倪世金说,“一整套工艺走下来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一柄折扇造价不菲,因此往往作为艺术爱好者人情往来的礼物,可它并不适用于所有场合。“像是婚礼现场,就不能送。扇谐音散,不吉利。”现场人员向克里斯托夫讲解道。

  丝绸是国际知名的“中国织造”,早在远古时期,先民就已学会养蚕制丝,而后海上、陆地两条丝绸之路将华夏文明传播四海,时至今日,丝绸文化依旧长盛不衰。在江南丝绸文化博物馆,工作人员详细介绍传统桑蚕业与江宁织造的发展脉络。展板上“帛丝蚕桑”四个甲骨文难倒了设计师,他犹豫片刻,猜测:“最后一个字应该是树,至少看起来像是。”

  了解丝绸的来源和去处,为这位远道而来的国际友人认识云锦埋下伏笔。九龙图、观音像、牡丹冠群芳云锦织造研究所展陈众多精美作品、各类花色品种,引得钟情于传统配色的克里斯托夫连连称赞。展品中“福”“寿”两字织品并列,行云流水的中国书法中蕴含代代传承的独到匠心。

  “福代表幸运,寿意味长久,福寿安康是中国人对朋友最高的祝福。”工作人员解释。

  仅仅欣赏作品还不够,观看过织锦过程才算真正领略云锦承载的历史底蕴。云锦博物馆的大花楼木织机人工操作,再现一脉相承的繁杂工艺,老式的提花木机织造,由提花工和织造工两人配合完成,其“通经断纬”的操作原理,令克里斯托夫费解。他不断向工作人员提问,不断获得难以意会的回答,“理解起来很困难,但非常有趣。”

  云锦上金线的捻制,离不开另一项非遗技艺金箔工艺。1000多度的高温下,黄金熔成液体,随即倒入铁槽内定型,浸水冷却,经初步压薄后再回火十几道工序的反复锤炼,最终呈现的金箔薄如轻纱。

  在金箔厂技术工人的帮助下,设计师尝试做捻子与贴金,但对他来说,让质轻易碎的金箔“听命”,唯一的方法就是控制气息。

  除此之外,令他在意的还有贴金实验品“小门神”。贴金将纯金箔贴在陶瓷、佛像等材料上,为装饰品添亮色,春节将至,十二生肖等包含传统元素的工艺品进入热销阶段,卫家宅、保平安的门神也深受市场欢迎。

  现代设计讲究返璞归真,金箔的诞生经历了多道程序,不完全符合“天然”的审美取向,再加上难以操作,所以一些设计师不愿意采用金箔做设计材料。“但其实金箔未来可期,随着工序越来越简洁,国外也慢慢开始使用铝箔之类的金属箔片。”克里斯托夫说。

  享誉天下的秦淮灯彩,不仅是南京传统器物,而且是习俗的集成。每年临近新春佳节,十里秦淮“满城灯火耀街红,弦管笙歌到处同”,百姓欢聚共迎新年,历代文人骚客、名士才子在此驻足逗留,吟咏颂歌,在浩如烟海的诗文篇章中留下古时灯会的盛景余光。

  工作室里,克里斯托夫与南京非遗传承人毛金海共同完成荷花灯的制作,花瓣经过裁剪、染色,围绕竹制骨架粘贴,最后绿叶加以点缀,一朵新年畅销的灯彩就此新鲜出炉。

  虽然制作灯彩让克里斯托夫进一步理解了中国文化,但在接受凤凰网江苏采访时他仍然表示,对于中国、对于南京,他并不熟悉,在为期四日的旅程中,尽管工作人员进行了深入浅出的讲解,非遗所蕴含的厚重文化内涵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听得懂的。

  “不过这些非遗技艺都非常好,操作繁杂的云锦接近历史,金箔的色彩令人着迷,灯彩颜色也极其美丽我都很喜欢,选不出一个最。”

  在色彩设计领域颇有建树的设计师,说中国是热情洋溢的红,也是光辉荣耀的金,但他却用“棕”来概括南京。他在这里看到太多棕色的事物行道树饱经风霜的枝干,负重青史的地板,阳春面清淡爽口的汤汁深浅记忆,融入了怀旧、简朴的棕色。

  “我没有去过中国其他城市,所以无法做比较,就南京而言,在我看来,它同时包容新旧两种元素,可以在现代感强烈的大厦里看到古色古香的大排档,这一点让我印象深刻。”

  怎么才能让创新更“新”?南京艺术学院设计学院教授龚建培在12月13日下午举办的“自然,网格,收集,透明,系统,混合”讲座上围绕非遗传承向克里斯托夫发问。

  “世界总在改变,即使不做浪头的弄潮儿,人们也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逐渐改变自己,创新是必然的,传统不可能一直是它原有的模样。”克里斯托夫说,“令人担忧的是,全球正在同质化,中国人的日常着装和荷兰人、德国人没有太大区别,所以当下如何保持个性,才是需要关注的重点。”

  如何在创新的同时保证原创?他回答:“在创新的过程中,必然经历借鉴他人经验的环节,这并不可怕,每个初学者入门总需要模仿的对象,到了特定的时间点,灵感会不由自主地迸发出来。”

本文链接:http://cakesbyrita.net/duodaochengxu/276.html